艺乐专访丨郑罗茜:人生若如初相见

艺乐专访丨郑罗茜:人生若如初相见。

 

艺乐专访丨郑罗茜:人生若如初相见
艺乐时尚影视杂志  作者: 艺小乐 发布于 2018-06-18 17:18:04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郑罗茜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忘记时间的采访对象,有时候同她对视久了,自己也会不自觉的嘴角上扬。她说起话来也总是噙着十分轻快地语调,愉悦的气氛会让你忍不住想听她一直地聊下去。很难想象,眼前这个眉眼粲然,笑容从不凋谢的姑娘,在彼时热播的《人生若如初相见》里,饰演的竟是一个“由哭开始”再“由哭结束”,充满了悲情意味的角色。

 

 

 

 

郑罗茜用“悲惨”这个词形容《人生若如初相见》里范燕云的命运,在她眼中,范燕云身上有很多吸引她的特质:出身于书香世家,又留过洋,是觉醒期民国新式女性的代表。但是被封建家庭所迫,她没法实现真正的自由,只能在爱与坚守的边缘痛苦地挣扎。范燕云的无奈和纠结是酿成角色悲剧的主要原因,也是郑罗茜演绎起来最具挑战的地方。剧本如此,人物使然,面对具有争议性的角色,演员更多的时候只能“戴着镣铐跳舞”,这舞蹈想要跳得有“翩翩之美”,理解它只是基础,热爱它才是本源。

 

 

 

 

郑罗茜很早就领悟了这一奥义,从她出演《夏家三千金》“孙晓菁”开始,就深切地感受过“热爱”的力量——孙晓菁是一个十足的反面角色,郑罗茜坦言自己一开始“不太想演”,然而越与角色朝夕相处,就越能体会她身上的无助和渴望,从而“爱上”这个角色,甚至在戏外还将孙晓菁的心愿继续下去,练熟了《梦中的婚礼》这首钢琴曲。

 

 

 

 

“感同身受”看似是对一个演员最浅显的要求,却包含了“感受”和“体验”两种丰富的内容,特别是在塑造与自己有着很大差异的角色时更加有挑战,因为很多时候“代入”简单,“抽离”却很难。郑罗茜在这件事情上游刃有余,不仅是专业功底和演戏经验的支撑,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来自她天生乐天派的性格,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“很容易满足”。

 

 

 

 

如果演了一天的哭戏,情绪缓不过来,那就去路口的小吃店吃一碗家乡风味的拌面,然后就能迅速恢复能量;如果吃了油腻的东西,那就晚上多做两组瑜伽或者多跑一些步,标志性“反手合十”的动作还能做,那就没有长胖;如果有休息的时间,就在家养一只折耳小猫,悄悄拨慢人生场景的每一只表;或者去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看看,在每一处风景都留下自己认真生活的脚印……

 

也正是因为这种爽朗和豁达,才让郑罗茜能轻易地与时间握手言和,无论是面庞、身体还是心态,都没让岁月留下任何痕迹。反而以热爱为原石,用年华刻刀将自己雕琢成了一块精致的璞玉,所以你时时刻刻见到她,都仿佛重回初见时的狂喜与美好。

 

 

 

 

ELE: 未来最想挑战的角色类型是什么?

郑:我在去年的时候拍了一部戏叫《莫语者》,讲的是海外安全官的故事。在里面我演了一个非常高能的安全官,是一个会多国语言的律师、谈判高手,其中还有很多打戏。那是我第一次尝试打戏,所以我现在对“打女”的形象非常期待。比如古装、谍战、军旅、现代戏里的一些比较冷酷的,有武打技巧的角色我都挺想尝试的。

 

ELE: 如何看待最近很流行的演员的“信念感”?

郑:我觉得演员的信念感就是你能不能相信你饰演的这个人物。就像我们上学的时候,一上台就特别紧张,老师就会说,你就当下面的观众是一个萝卜一个坑。所以当你上台后,你真的相信周边的环境就是你所想的那个环境,身边所有人的状态和情绪会让你立马进入到角色里面去。

 

ELE: 您的私服品位一直很好,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下您的时尚观呢?

郑:时尚这个东西每年都在变,我觉得适合自己的才是属于自己的时尚。你看每年都会有一些特别流行的元素,有时候是流苏,有时候是蕾丝,但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这些,那你就每年去根据这些元素选择一些适合自己的款式。